主页 > 各类影音 >刚罢工又「造反」,Google 员工再连署反对「蜻蜓计画」 >

刚罢工又「造反」,Google 员工再连署反对「蜻蜓计画」

刚罢工又「造反」,Google 员工再连署反对「蜻蜓计画」

11 月 28 日,Google 员工又发表连署声明信。这次,他们不再相信公司把价值置于获利之上了。

儘管 Google 员工连署新闻已流传一段时间,但这次不一样,体现在几方面:


国际特赦组织讽刺 Google 的 Dragonfly 计画。

究竟发生了什幺事?

Google 员工连署信称:「我们之中许多人在 Google 工作,牢记公司的价值观,理解 Google 是间愿意将价值观置于获利之上的公司。但这一年,我们非常失望地看到 Maven、蜻蜓计画及 Google 对滥用技术者的支持,我们不再相信这是事实。」

「蜻蜓计画」自从今年夏天媒体首次报导有关内部细节以来,就受到人权组织和美国政客的批评。8 月,数以千计的 Google 员工连署,称此举引发「严重道德问题」。CEO Sundar Pichai 公开表示,此计画「非常早期」。同样,Alphabet 主席约翰‧亨尼西上週说,在中国做生意需要「核心价值观」的妥协。

Google 员工公开信写道:「到目前为止,领导层的反应并不令人满意」,并呼吁「透明、清晰的沟通和真正的问责制」。他们发这封信,是为了配合国际特赦组织协调的「全球行动日」。

Google 原本 2010 年结束中国搜寻服务,原因是网路攻击和中国政府严格的审查。但如果 Google 真的重返中国,会遵照要求移除中国政府规定的敏感内容。批评人士说,Google 与中国政府合作,将违反言论自由原则及用户隐私权。

Google 发言人说,搜寻方面的工作已处于探索阶段,只不过「并不接近」推出「蜻蜓计画」产品。

据了解,这封公开信的两名发起者是 11 月稍早 Google 国际罢工背后的核心组织者之一。

搜寻引擎重返中国已引发员工多次反对

11 月初大规模罢工之后,Google 修改了性骚扰和不当行为政策(儘管 Google 忽视了一些要求,比如在 Alphabet 董事会增加一名员工代表)。

刚罢工又「造反」,Google 员工再连署反对「蜻蜓计画」

更早也就是 10 月 16 日,一些 Google 员工还发了一封联名信,写道:蜻蜓计画和 Google 显然愿意遵守中国的审查要求,「引发急迫的道德问题。」据熟悉档案的 3 位知情人士透露,这封信当时在 Google 内部通讯系统传递,并有约 1,400 名员工签署。

从历史看,Google 对员工的关注更敏感,对未来的专案和内部运作比其他主要技术公司更透明,工作人员会议鼓励提出问题并内部辩论。

对蜻蜓计画的内部异议是员工抗议 Google 参与五角大楼使用人工智慧之后发表的。Google 表示不会与五角大楼续签合约后,公布了一系列管理使用 AI 的道德原则。

这些原则中,Google 公开承诺只以「社会利益」方式使用人工智慧,这种方式不会造成伤害,并承诺根据人权法发展能力。一些员工担心,帮助中国控制资讯的自由流动会违反这些新原则。

2010 年,Google 表示发现中国骇客攻击公司基础设施,尝试存取人权活动人士的 Gmail 帐号。这次袭击加上政府的审查,促使 Google 从中国撤掉搜寻引擎。

结束中国是一个开创性时刻,象徵 Google 非正式的理想主义,Google 的非正式座右铭是「不作恶」。当时中国网路用户透过献花来纪念 Google 搜寻引擎的损失,北京办事处称为「非法献花」。根据现任和前任员工的说法,可能重新进入中国,代表 Google 更成熟和务实。

无法保证 Google 搜寻引擎回到中国会受欢迎

2017 年,Google 宣布计划在中国设立人工智慧研究中心,还为中国市场推出翻译和档案管理应用程式,目前在中国有 700 多名员工。

但 Google 蜻蜓计画也无法保证搜寻引擎会受欢迎。中国已与 Facebook 这类美国科技公司保持一定距离,选择与本土网路巨头合作。

一些员工赞成重新进成入中国,他们认为结束中国抗议审查制度并没有对中国政府改变立场施加多大压力,同时重新进入中国也会使 Google 成为世界最大的网路用户基地。有人表示,Google 可能面临在中国推出更多产品的巨大压力,如果在中国推出一款经过审查的搜寻产品,将为中国政府审查提供合法性。

Google 员工的连署信刚罢工又「造反」,Google 员工再连署反对「蜻蜓计画」我们是 Google 员工。Google 必须放弃蜻蜓计画。

我们是 Google 员工,我们加入国际特赦组织,呼吁 Google 取消 Dragonfly,Google 努力为中国市场建立审查搜寻引擎,以实现国家监控。

我们成千上万的员工已提出数月,国际人权组织和调查记者也对 Google 敲响警钟,强调严重的人权问题,并一再呼吁 Google 取消此专案。到目前为止,我们的领导层的反应并不满意。

我们对蜻蜓的反对不是关于中国,我们是反对技术,这些技术可帮助有权势的人压迫弱势群体。政府当然并不是唯一扼杀言论自由的群体,但中国的蜻蜓将建立危险的先例,这将使 Google 更难拒绝在其他国家有类似让步。

我们公司决定是在中国政府公开扩大监管权力和人口控制工具之际,其中许多活动依赖先进技术,包括个人纪录和大规模监控。根据中国法律的要求,中国政府可随时存取用户资料,这将使 Google 变成压迫和侵犯人权的同谋。

蜻蜓计画还实现审查政府指导的虚假资讯,并破坏民众审议和异议所依赖的基本事实。鑒于政府报告抑制不同政见者的声音,这种控制可能会用来使边缘化人群沉默,并倾向促进政府利益。

我们许多人在 Google 工作,牢记公司的价值观,理解 Google 是愿意将价值观置于获利之上的公司。这一年,我们非常失望地看到 Maven、蜻蜓计画及 Google 对滥用技术者的支持,我们不再相信这是事实。这就是为什幺我们採取立场。

我们与国际特赦组织合作,要求 Google 取消蜻蜓计画。我们还要求领导层致力于透明、明确的沟通和真正的问责制。Google 太强大,无法不负责任。我们应该知道正在建设什幺,我们应该在这些重大决策时发表自己的意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EVANT